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脑洞】消失的未婚夫

这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早上,福尔摩斯已经待在沙发上抽了一个小时的烟,十五分钟前他刚发表完今天第三次关于没有犯罪的早上简直是对他的谋杀的演讲。
华生觉得他应该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而不是在贝克街221b跟这个没有案子就非常折磨人(虽然有案子也很折磨人)的烟鬼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女仆上楼来:“先生,有您的顾客。是一位焦急不安的女士。”
福尔摩斯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请她上来吧,可爱的委托人,看来我终于又有事情要干了。华生,你还要出门吗?”
华生把手杖放回原位,坐在了平日里经常坐着的一张椅子上:“我可以一起听一下案件吧,福尔摩斯?”
“当然了”,福尔摩斯舒服地坐在安乐椅上,“希望我们的委托人小姐可以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你所希望的好消息大概不是什么好事情……华生不禁腹诽。
等到这位女士走上楼来,福尔摩斯突然飞快地戴上了一顶睡帽,然后将脸深深地埋在帽子底下。
“我亲爱的华生,接下来请你来扮演一下歇洛克福尔摩斯吧。”
“哦……诶?!”华生不由得挺直了本就非常直的腰板。
这位委托人有着褐色的卷发和机灵的灰色眼睛,穿着不算时髦但是也十分得体。她小心地摘下帽子,然后疑惑地看了一眼安乐椅上似乎还在睡觉的高个儿男子。
“……请坐下来吧。”华生拘谨地说,“那位是……是我的朋友,不碍事的。”
“哦……但愿我没有打搅他的好梦。”那位女士安静地坐下来,开始讲述她所遇到的事情。
“我的名字叫阿格莎。”她的双手不安地合在一起,“我有一个未婚夫,叫埃斯柯特,他是一个管道工。
“埃斯柯特是我见过最会说话的人。”她的脸颊有着淡淡的害羞的红晕,“他留着一束可爱的山羊胡子,穿着整齐的工作服,经常笑得很了不起的样子。半个月前他来到我服侍的住宅附近修水管,然后我们俩就认识了。埃斯柯特经常在休息的时候偷偷跑过来跟我说话,他知道特别多奇怪的事情,天知道他是从哪儿听说的,福尔摩斯先生,我敢说即使是您也不知道那么多的怪事儿。”说完她稍稍表示了一下抱歉。
华生不动声色地瞥了安乐椅上的人一眼。
“嗯我知道了,你继续。”华生说。
“五天以前埃斯柯特向我求婚了。”阿格莎的脸上是一种混杂着幸福与忧伤的表情,“求婚前几天我们因为太高兴了,一直聊到很晚……但是就在四天前他消失了。”
“哦?”华生适时地表示惊讶。
阿格莎局促不安地搓着双手:“我想您一定听说过米尔沃顿。”
“米尔沃顿。”华生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吃一惊,因为就在三天前他和福尔摩斯就跑到米尔沃顿的宅子里,窃取那个恶棍手上那个的能危害广大上层小姐们的小本子。然后恰巧是那天晚上,他们目睹了一位女士坚强的复仇。
“是三天前死去的那个吗?”
“是的。”阿格莎轻微地点头,“我的主人米尔沃顿是一个坏蛋,我很清楚。他死去了,除了仆人们得再找工作以外,没有别的人会感到抱歉的了。老实说……我昨天去了苏格兰场,了解到了一些东西。”
“苏格兰场?”
“是的。因为我是米尔沃顿的仆人,所以他们放我进去了。有一位年轻的警官告诉我,那天晚上有两个可疑的人,其中有一个还差点被抓住了。”
华生调整了一下坐姿。
“但是我在意的是前头的一个。”阿格莎热切地看着华生,“警官说前头的一个大概是个高个子,身手很敏捷。福尔摩斯先生,埃斯柯特也是个高个子,是个受欢迎的好身手的管道工。”
华生轻轻地咳了咳:“阿格莎小姐,你怀疑你的未婚夫参与到了谋杀米尔沃顿的事情上去吗?”
“不,不是这样的……”阿格莎解释道,“我相信埃斯柯特不是凶手。但是那个时候正是往日埃斯柯特与我见面的时候。”
“你们约了那天晚上见?”
“啊不。埃斯柯特求婚之后第二天跟我说他要到查林十字街修管道,要过两天才能来。但是前天他没有来。我担心是因为米尔沃顿的事情让他没有来……”
华生郁闷地继续接话:“可能再过几天他就会见你吧……”
“不!”阿格莎突然小声地啜泣起来,“不知为何我有预感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没了米尔沃顿宅子的工作,有一个木匠在追求我……如果我再见不到埃斯柯特我就要和木匠结婚了……”
华生趁着阿格莎不在意狠狠地剜了福尔摩斯一眼。
“福尔摩斯先生,我听裁缝店的布拉格夫人说,您非常的可靠,所以我来到这里。”阿格莎双眼饱含泪水,“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甚至到埃斯柯特工作的地方看过,可是别的管道工说埃斯柯特回老家了。”
华生一瞬间有把安乐椅上的家伙踢下来的念头。
“阿格莎小姐,大致的事情我了解清楚了。你先回去,如果有消息我会联系你。”华生有模有样地说,最后轻声加了一句,“但是我劝你一句,不要等太久,嫁给木匠吧,你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阿格莎含着泪鞠了一躬,慢慢走下楼去。
“瞧你干的好事!”华生等委托人已经下楼了,狠狠地踢了安乐椅一脚。
福尔摩斯悻悻地把帽子摘下来,进了自己的卧室,出来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和蔼又有点邋遢的牧师。
“你要做什么?!”
福尔摩斯拿上手杖飞奔下楼。
阿格莎正缓缓地走过一个拐角。
“阿格莎小姐”,一位牧师突然从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刚刚就在贝克街221b,我听到了您说的故事。”
“您是一位好姑娘。”牧师低下头,握住阿格莎的双手,“上帝会保佑您的。歇洛克说得对,不要再等那位埃斯柯特了,听起来他不是个好家伙。”说完牧师就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阿格莎讶异地看着这位奇怪的牧师悄悄地消失在了下一个转角。

(完)


#福尔摩斯探案集《米尔沃顿》的同人=_=
#我可怜的小女仆阿格莎
#福尔摩斯你个负心汉
#依旧是萌的和别人都不一样所以自力更生系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