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笔记】子不语

上回草草点评几位文人时突然想到了柳宗元,于是上图书馆借了本柳宗元全集。虽然以很大的口气说柳宗元清俊,其实不过是对于高中课文所学的印象罢了。所以觉得惭愧,果然应该先看看再说……

柳宗元全集一时读不完,没翻译也没注释没赏析读得痛苦,当下又有些感想,还是先写下来。

子不语,怪力乱神。

柳宗元写过《非国语》,总的就是对左氏国语的某些反驳,在我看来更像是类似于反迷信的读物……左氏国语中写了许多小故事,当中不少附会,以天征鬼神作为亡国亡君的验证。柳宗元就是特别鄙视这一类,然后认认真真从现实方面,从农业民生等等剖析真正的道。对于那些神怪之事,往往会在末尾写一句“无足取尔”。
啊我开一下脑洞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国语说,幽王二年,三川皆震。伯阳父说:“地震是因为民乱而天地之气乱了啊,现在三川皆震,阴阳失调,周要亡啦。”果然幽王灭亡了,周也东迁了。
柳宗元就在下面刷刷刷地写:“山川阴阳之类都是自然的东西,地震什么的跟人民有什么因果关系blablabla……所以,就是扯淡!”
这只是其中一篇而已。所以读过几篇,就觉得……艾玛好diao,这种文章出乎意料地好看啊(除了有点难懂之外=_=)。

看到这里其实挺有感慨的。中国的古书里不缺神怪之事,《史记》里神怪言说也不少,尤其是帝王本纪,还有八书,甚至在离司马迁很近的时代的列传神怪之说也不少。这并不是说司马迁迷信什么的,只能说当年很流行传说这种东西嘛。
我确实是对中国的神怪故事很有兴趣的,一颗中二之心也让我喜欢记一些五行相生相克啊,五德终始说啊等等。身边不少同学也觉得听这种东西有意思。暂且不提风水之事,老实说我对某些人很信这些东西,或者老是以这些东西装逼的情况感到,呃,很烦躁。如果当真是知道天道,胸中气蕴万千,那么确实是有资格以天道表达自身(但其实我觉得往往有大气概之人对于实际说理也不苦手,就像孔子说的也很具体,庄子也很会说故事)。但是半桶水的,也不知道懂不懂的,就用所谓五行,所谓天道解释事物……个人觉得那是挺扯淡的=_=

中国的“道”与“理”包括了太多东西,我常常有种错觉是说理说着说着就扯到理与道上了。说礼,就解释说礼者理也,其他亦是如此,因此我觉得要是能画一张概念图的话,那一定是线条壮观然后对着概念图啥也解释不清楚。这种令人抓狂的感受也经常出现在我看某些禅意故事的时候。一件事情一个道理论到最后不是归咎于一个万能万用的概念,就是跳脱出来像耍了读者一通(。这个虽说并非神怪,却也让我同遇到神怪预言一样觉得扯淡。

就先写到这里。

苍承子

乙未年春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