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笔记】檀弓

檀弓上

孔子之卫,遇旧馆人之丧,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贡说骖而赙之。
子贡曰:“于门人之丧,未有所说骖,说骖于旧馆,无乃已重乎?”
夫子曰:“予乡者入而哭之,遇于一哀而出涕。予恶乎涕之无从也。小子行之。”

通俗来讲就是:
孔子去卫国,碰上以前招待过他的馆人去世了,家里在办丧事,于是就进去表示一下哀悼。出来的时候就让子贡送一匹好马当助资给馆人家。
子贡就说,诶不对啊夫子,您的门人去世办丧尸也没见您让送好马的啊,现在要给一个和您没啥交情的馆人家送马,您不觉得这有点过了吗?不大合礼啊……
孔子他老人家就说,我进去给馆人哭丧,突然就被刺激到了一不小心就哭成这样了……我都哭成这样了不送礼什么的就过意不去了……你小子别唧唧歪歪让你送你就送呗=_=

结论:孔子您又欺负子贡了是不是……

礼记课堂上老师讲有一个谨礼慎行的孔子也有一个偶不合礼的孔子,讲有一个被偶像化的圣人孔子,也有一个很有“人性”的孔子。相比起经过历代儒家偶像化的孔子,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比较像人的孔子。他会大哭大笑,会叱骂,会嘲讽,会愤懑。守乎中庸之道并非灭绝性情,有所喜有所恶的才是仁人君子。
以前逛贴吧(现在也在逛啦)看到不少“教育家”与“素质帝”,这些人通常还不至于被人骂死,但是有一个地儿视这些人为毒瘤抑或脑残,辩论说“素质与是否骂人不是一个事儿”。那个地方某些非黑即白的处理方式我不是很习惯,但是相比起素质帝等等,还是这些强悍的逻辑帝对我胃口。说真的某些人是很有骨气的一群人。我在一些温和的人群当中看到君子之风,我也在一群嘻笑怒骂尖锐得不得了的家伙当中看到了君子坦荡荡的风骨。

小时候曾经看过一电视节目,说国外有一老头喜欢孔子,是个专家,在他眼里,孔子是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并不是只有教育人的面孔。
我也觉得孔子特别可爱,他手下一溜的徒弟也可爱得不得了。
严肃的是后来的儒家,汉唐的,宋明的,当儒家俨然成为主流学派、当权学派时的某些人。课上老师突然轻声说的某句话很戳我的小心脏。她说:
“独尊儒术之后,后来的儒家都很难明白先秦孔子的落魄与郁闷。”
我突然觉得很难过,再度审视着正在讲的这段话。

孔子蚤作,负手曳杖,消摇于门,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既歌而入,当户而坐。子贡闻之曰:「泰山其颓,则吾将安仰?梁木其坏、哲人其萎,则吾将安放?夫子殆将病也。」遂趋而入。夫子曰:「赐!尔来何迟也?夏后氏殡于东阶之上,则犹在阼也;殷人殡于两楹之间,则与宾主夹之也;周人殡于西阶之上,则犹宾之也。而丘也殷人也。予畴昔之夜,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夫明王不兴,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将死也。」盖寝疾七日而没。

讲的是孔子去世以前几天的事。从行为上看不合礼仪,然而又如何?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何以以文废质?正是因为超乎礼仪所以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孔子,因为大道不出,世无圣王,礼崩乐坏,所以空怀仁道无法治天下,空怀仁心无以济万民,空为圣师无以教黔首。这于孔子而言是很痛苦的事情。

记得楚狂接舆舞而歌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今日孔子也如同昔日楚狂一样歌舞,内心的狂放与悲痛无法言喻。于是我又记起李白的临终歌,“仲尼亡兮谁为出涕”,也是一般的不吉利而令人心塞的言语。始知孔子也是性情诚挚之人。孔子说自己本为殷人,殷人也确实是心情至朴至诚,有神性的族类。

至于他手下的一溜儿徒弟,最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子贡。这人聪明有余悟性却稍有不足,而且还有钱,好辩。所以夫子对他……呃咳咳,唉我也不知道该咋说。孔子顶有名的弟子该是孔门十杰,十杰之中最常见的就是颜回,仲由(子路)和端木赐(子贡)。老实说端木赐这人放现代肯定最受欢迎,礼貌好学,能说会道,钱多=_=所以喜欢子贡的道理是很容易明白的……我还特喜欢看子贡被夫子开骂开嘲讽,小子也特别懂我,出场率高爱发问爱显摆每每拎着自己到夫子面前讨骂……所以我一度(含着些许甜蜜的意思)发表评论:“端木赐为何你又去作死……”
思修作业写论语,写得也是这三个弟子,子贡当然也夸了一通。至于颜回子路也是好话多多,不过手机快没电了我特么就停笔吧(郁闷=_=)



苍承子

2015年4月2日傍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