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脑洞】丐帮cp全制霸,谁说丐帮没情缘!(一)

#食用说明:

#HE有、BE有

#主丐萝、丐哥

#BL有、GL有、BG有

【丐羊】

“嘿这么个地儿还挺干净的呗。”

“嘿我瞧瞧你身上这什么布料,亮白亮白的怪好看的。”

“绷着个脸干嘛呢,来,给爷笑一个~”

赤膊纹身的男人把手往裤子两旁擦了擦,笑嘻嘻地向穿着一身素色的严肃男子的脸凑上去。

“脏。”男子嫌弃地别过脸避开,“地上的雪都被你污了。”

男人大大方方地躺在雪地里:“爷这叫潇洒红尘!”

男子不理他,跳到10尺以外默默地练剑,一招一式,衣袂翻飞,煞是好看。

男人一个空翻起身,盘腿在不远处坐着静静地看。

哎你说这人咋一身仙气都不似凡人呢,恐怕连山下都没去过吧。唉如果自己不来陪他,他会不会闷死啊。这什么纯阳宫里的人都是闷葫芦,山上也只有什么熊啊狼啊,烤起来倒还能吃。诶他糖葫芦吃过没?

男人脑子里整天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末了,他站起身。

“好啦爷酒喝没啦,下个月再上来跟你说话啊。”顺便带根糖葫芦。

“……”,男子收好剑,欲言又止,最后轻声地说,“下次收拾干净点……”

男人翻了个白眼,转身便走,飞身点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说:“我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下一回山呢。”

早知道,我便一辈子都不下山。

“……唉,你来干什么……”看到终于下山应援战场的素衣道长,男人笑得惨兮兮地。身上红蓝的龙纹已经被伤口及血污覆盖。

“别让血污了你衣服就不好看啦……”

男人大大咧咧地躺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高兴地眯上了眼睛。

【丐佛】

叫花子注意了街头的那个和尚很久了。

和尚面目清秀,穿着一身底子是灰色的,面子是黄色的袈裟,项上挂一串檀木珠串垂到胸前。左手拄着一根法杖,右手扶着一个白瓷饭碗。

抢饭碗的。叫花子胡乱地吹了声口哨。

和尚行情很好,站着还没一刻钟就有好几个人打赏,这呆子只是摇摇头,念叨“贫僧不要钱,多谢施主善心”。

这年头人们就爱给钱给要饭的,给饭给要钱的。叫花子瞥了一眼空空的破碗。

呸。饭也没人给。

不要钱别呆在这儿呀,自己敲门去呀。叫花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盯着和尚腹诽。

诶和尚走过来啦?

叫花子精神一振。

“……施主……你看,贫僧这里有几个小钱……看着你一直盯着……”怪可怜的。和尚默默地想,没把话说完。

“靠!和尚你是看不起老子还是怎么着?一样都是讨饭的,老子还得要你的钱?!”

“……施主,贫僧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也不是要饭的啊。和尚委屈地想。

“还施主施主个头啊!老子又没给你钱!”

“……”好难伺候啊……和尚默默地抿紧了嘴巴。

一来二去,叫花子跟和尚还真相熟了起来。有时候和尚会把别人扔碗里的钱给叫花子,然后叫花子喜滋滋地跑去买酒,买回来坐在和尚旁边大口大口地灌。和尚就在一旁小声说“罪过罪过,戒酒戒酒”,或者无奈地递上一块手帕让叫花子擦擦淌得满胸口都是的酒水。

“和尚你不来一口?”

“出家人不喝酒。”

“真不来一口?”叫花子喝多了,脸颊有点红。

“唉……你啊,喝多了……”

叫花子把坛子里最后一口酒灌到嘴里,突然抓起了和尚的下巴,嘴对嘴地灌过去。

“……唔、唔……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让你喝磨叽个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丐策】

“狗娃子~”

“……”

“狗娃子~~”

“……”

“狗娃子~~~~”

“狗娃子你妹啊!”提着枪的小将军忍不住回过头向后头无耻的丐帮头子吼过去,“你丫的再叫信不信我把你压大牢去!!”

“哟哟以权谋私啊狗娃子,哥我可没教过你这个~”

“哥你妹!!!罪名就……影响市容!有碍观瞻!!”

“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要不是哥就喜欢你了,怡红院的姑娘们任哥挑呢。”

小将军脸都红了:“……呸呸呸!你要不要脸!”考虑到对方脸皮太厚了,怎么骂都骂不走……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小将军吹一声口哨,附近院子冲出一匹骏马来。小将军身手利落地跃上马,一甩鞭子,跑出老远。小将军得意地回过头喊:“哼哼!你来追我试试?!”喊完才发现后面人不见了。诶这就走了呀……

“狗娃子你看哪儿呢。”小将军惊恐地回头看见丐帮头子蹲在前面不远处的树上,笑着跟他挥手。“追上了怎么办呢~”

“……”小将军咬了咬嘴唇,夹紧马肚子往城外山坡跑去。

“……”丐帮头子愣了愣,接着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策爬坡天策爬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狗娃子你在逗我呢。”

“你丫的不准追上来!!”

“哈哈哈……”丐帮头子望着小将军不服输的背影,温柔地笑了,“好好好不追上你。”

我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总行了吧。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