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报社」前路

#苍丐百合慎点

#恶人谷

小丐萝曾经憧憬过有一天,与阿沧一起走在恶人谷的三生路上,唱着歌,笑呵呵地对着每一位首领行礼作揖。

那是她师父告诉她的事情,说在她还没来恶人谷之前,有一次艰难的攻防战,胜利之后,生存者浩浩荡荡地走完了三生路,也替没能唱歌的同伴唱了一天的歌。

小丐萝在十三岁的时候加入了恶人谷,原因很简单,那时候她从丐帮长老蒋方文处知道了她的杀父仇人去了浩气盟。

“浩气盟?!”小丐萝沉默许久笑了出来,“哈哈,老天开了个好大的玩笑!”

“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世人本来就糊涂。”蒋长老一改往日慈祥模样,脸上带着点悲哀的表情,“正邪谁辨,不过是口里宣扬的东西。”

“大爷,我要是加入恶人谷,你们会不认我吗?”小丐萝坚决地问道。

蒋方文只是摸了摸小丐萝的头,帮她扶正了帽子:“丐帮弟子,只要对得起心中的义,便足够了。”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那我,也去恶人谷好了。”

小盾萝拍了拍手掌,对着小丐萝笑。

“阿沧……”丐萝踌躇地拉着盾萝的袖子,“你决定得……好随便啊……这样不好吧,恶、恶人谷名声不好……”

“苍云以复仇者自居,正好当个恶人,没那么多麻烦事。”盾萝笑着说,“小篱你还想抛下我不成?”

“……不是啦……”丐萝郁闷地看着盾萝的笑脸,良久才低低地出声,“……总是,说不过你的。”

“知道就好,走吧!”

恶人谷看上去很荒凉,黄沙旱地,荒丘石冈,但是谷里的人总是不在意地笑。

“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我还过意不去呢。”

“沙漠帅得很啊,总有黄沙百战穿金甲的感觉啧啧。”

“荒一点,他们打过来也没东西抢,活该!”

谷里不乏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有娇滴滴的姑娘。丐萝平日里还是和盾萝最亲,从这头跑到那头,给首领们送送东西,跟同伴们打打架锻炼。几年下来也有好几场小的战斗,敌人都被挡了下来,也算相安无事。

然而大家都知道,恶人谷是渐渐衰落了,外面想分了这块地方的人越来越多。内鬼、叛徒,还有外面所谓正义之士的恶意中伤,都在一点一点地削弱恶人谷的实力。

“你恨浩气的人吗?”站在小荒丘上,小篱这样问道,彼时她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左腰上的云龙劫火文身非常的好看。

“你呢?”阿沧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个问题。

小篱坐了下来,眼睛看向远方的落日:“我想了很久,其实我是不恨他们的。”

阿沧也坐了下来,静静地听着小篱说话。

“但是我没后悔,蒋大爷说对得起自己就好。”小篱笑了,“但是我有点怕,我怕我报不了仇。”

“我帮你,小篱,你还有我。”阿沧把手覆在了小篱的手背上。

“嗯。那阿沧你听过三生路的事情吗,我师父曾经告诉我……”

小篱快要十八岁的时候,恶人谷迎来了一场恶战。浩气盟带领着武林人士前来攻打恶人谷,场面之浩大比起八年前那场攻防有过之而无不及。谷中同志纷纷败退,最后一齐守在了烈风集。

“小篱,恶人谷要崩了……你躲在我后面,一定躲在我后面吧,我能保护你。”玄甲将军神情严肃,语气中带有一丝哀求。

小篱只是沉默地看着她,良久说:“阿沧,我会努力活下去。”

“……好,我们一起活下去。”阿沧伸出右手不放心地说,“拉勾。”

“嗯。”

浩气盟的大军浩浩荡荡冲进来,砖墙居然倒塌。中路队伍里有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状似分队长的男人,小篱想,即使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

认真地看了前面推着盾厮杀的玄甲将军一眼,丐帮女弟子喝尽坛中最后一口酒冲了出去,发了疯一样把男人打下马,掌棍交错直至将男人打到不能动弹。

而阿沧只来得及看见丐帮弟子逐渐偃息的青竹棍和不断飞升俯冲拼死叼啄敌人的黑隼。玄甲女将军不可抑制地发出嘶哑的叫声,盾被甩了出去护在了躺在地上的女孩子身前,一道刀光在她右侧闪过。

阿沧活了下来,右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刀疤。恶人谷完败的那天夜里,玄甲将军抱着再不会说话的丐帮弟子,唱着丐帮弟子最喜欢的那首歌,一步一步地把三生路走完。

“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阿沧突然记起来,小篱曾经给她讲过的故事里,那些唱着歌的人都说过的一句话。小篱说如果可以的话,等老了的时候,就每天和阿沧在这条路上走一遍。

玄甲女将军走到了三生路的尽头,她怀里的女孩子永远停在了十八岁以前。

她一直会是那个小丐萝,说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小丐萝。

未来也就只是这样而已。

(完)

#是的我就是要报社,今晚大攻防太心塞了,npc倒了一片,都被打得要没脾气了。第一次打大攻防是这个鬼样我生气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