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填坑】天涯(五)

#照例苍丐tag

#熊孩子的日常梗


郭东堂的背包像个百宝箱。

当东堂将一件又一件东西往外掏的时候,燕北阙不由自主地想。

“燕师兄你看哦,这个呢是俺在长安行侠仗义打狼牙卒子的时候捡到的梨花绒,可好看啦对不对?”郭东堂一高兴起来就会说“俺”,分明是江南软软的口音,说起爽气的话来却不觉得违和,只让燕北阙觉得莫名的可爱。

“这个呢是在咱丐帮老家龙首山赌回来的大骰子,四周是青玉镶的呢,漂亮死了。”

“这个是在跟着师父去纯阳宫,山上有歹人欺负小道士,俺顺手帮了个忙,小道士就送了我几个这玩意儿,好像是叫净琉璃来着。燕师兄你猜是啥?”说到这儿,郭东堂掂着那几个小盒子,眨着眼睛带着笑意看向愣愣的燕北阙。

“……净琉璃?”燕北阙认真地想,良久才不确定地说,“恩……我听说明教有明尊琉璃体,这大概……是和明教有关的物什?”

“……咦你这么说我倒真不知道这个和明教有没有关系……”郭东堂也傻眼了,然后毫不在意地摇摇头,“我只知道这是个小烟花!燕师兄我们放来玩吧~”

燕北阙微微地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有点害羞……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腰间别着小刀的皮夹,内心不禁略带娇羞地吐槽“卧槽郭东堂渣妹子手法简直一流送礼物放烟花简直不要太苏是跟你的渣道长师父学的吧说好的丐帮没情缘呢啊我呸……”

郭东堂笑嘻嘻地拉着燕北阙到空地上,唐门终日阴沉得像晚上的天色倒是适合当烟花的背景。盒子里装的是一根根短短的烟花棒,郭东堂随身掏出了火柴盒,熟练地划拉一下,然后再把火柴凑到烟花那儿。轻轻“嘭”地一下,烟花棒末端霎时炸出光亮和银色的小火花。火花滋滋滋地响,郭东堂把烟花棒挥了起来高兴地蹦来跳去,银色的光在空气里画出了一圈又一圈。

“好玩!”

郭东堂等手里这根烧完之后,把火柴盒递给燕北阙:“师兄来!”

燕北阙学着郭东堂的样子点燃了一根烟花,静静地看着小小的火花在眼前噼啪地绽开,像在夜里开的会发光的花。

燕北阙从小没玩过这种小玩意儿。在苍云的时候,他们家里穷,父亲也常不得空,小北阙像个小大人一样忙着家务活,还要训练,甚少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玩得天昏地暗。而在师父身边时,或许真的还是太客气了,燕北阙也不肯麻烦师父买这买那。而师父作为一个唐门最喜欢机械箭弩,然后是作为一个女人喜欢衣服发簪煮饭烧菜,所以骨子里有点呆萌的唐梨师父能想到给燕北阙带的东西也就是刀盾衣服烤肉烧饼。当然这不是抱怨,但是燕北阙看到烟花果然还是很高兴的。

又烧完了一根,郭东堂干脆坐在地上,把包里的净琉璃全都倒了出来。

“干脆烧完得了。”东堂抬起脸看着燕北阙,咧嘴一笑,“师兄喜欢吗?”

“……喜欢啊。”燕北阙也蹲了下来,仔细看郭东堂鼓捣。

郭东堂先是点了根烟花在地上写起字来,然后又点着两根直接塞到北阙两只手里,最后她把剩下的烟花棒都堆到了一起。

郭东堂划拉一根火柴,直接点着了所有的烟花。全部的净琉璃加在一起亮得像一个银色的光球,往外炸着细碎的小火星,在阴暗的天色下显得格外好看。

“好看吗,师兄?”郭东堂抬起脸乐呵地对着燕北阙笑,眼睛眯起来都看不见黑核儿了。

“好看。”

燕北阙看着被火花照亮的郭东堂的脸,轻声地说。

“师兄要是喜欢,以后俺带你去成都看大的。”郭东堂眉飞色舞地讲起节日里成都天空的大朵大朵的烟花,红的蓝的紫的金的把整个天儿都照亮了。

火树银花不夜天。

燕北阙微笑地听着,掏出手帕认真地擦拭着东堂指尖的火柴灰。

以后世上的美景,请和我一起去看。


(待续)



#妈呀好甜……烟花梗果然苏苏苏……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