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填坑」天涯(六)

#藏花tag

#……番、番外?

奸商总是会在过节的时候狠狠地敲人一笔。

于是颜青看到叶某人花费千金买回来一匹装扮了满头红花的马儿的时候是崩溃的。

“……这匹驽马凭什么值这个钱。”

叶某人笑着拍拍马头:“青儿你就不能有点情趣?好歹是写字画,怎么比我这个商人还俗。”

……满头缎带大红花的马讲什么情趣。颜青默默地咽下吐槽。

“好歹是个商人怎么就被宰了。”

“这马叫鹊桥飞星,七夕这阵子才有卖的呢,寄托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望。”叶某人神侃一番后总结道,“再说,我花钱,我乐意。”

……是在下输了。颜青默默地别过头。

“传说啊,有情人同骑感情会愈加甜蜜。”叶某人趁颜青没留意一把将他抱在怀里翻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青儿咱试试?”

颜青不自觉地抓紧了叶俨的衣襟,小心翼翼地调整在马上的姿势:“……你、你别乱来……”

叶俨呵呵一笑,双手攀上了缰绳,头靠在颜青肩上,轻声说:“咱慢慢走,别怕。”

颜青不说话了,只轻微点了点头,大半张脸都红了。

颜青有的时候就恨自己不争气,总是受不了叶俨在耳边说话的声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俨掏钱买字画时就凑近他耳边说了句“颜公子,你比字画要好看”,然后颜青做了整宿的梦,梦里“颜公子”“颜公子”的声音一直不停回响,起来的时候黑眼圈比墨汁画脸上还浓。求婚那天晚上也是,叶俨抱着他坐在桥边,倚在他耳边轻轻说“青儿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然后颜青晕晕乎乎就点头了,第二天早上发现他已经到了西湖边上的藏剑山庄。

叶俨驱着白马,慢慢地走出山庄,走到大街上。

“……叶俨,我们去别的地方吧……”人太多了……

叶俨紧箍着身前的人:“平日里我听你的,今天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俩。”说完又抱紧了些。这呆子总是这么安安静静畏畏缩缩的让人心疼。

“又不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事儿。”叶俨慢慢地说,“青儿,咱们还拜过堂咧。”虽然当时二老没承认,但是叶俨硬是把婚礼弄得热闹,和颜青两人很认真地磕了头,成了亲。

“……叶俨,我……”我不想你……又被人非议。

“青儿你看,”叶俨突然笑着说,“工匠在做你最喜欢的灯笼。我们买一个回来晚上玩可好?”

“……自然是好。”颜青轻轻地笑了。不管了,即使叶家长老不肯承认,我这一辈子也会在这人身边。

当初是怎么和这少爷走在一起的?颜青微侧地头沉思。好像是这人每天都来买画,画什么都会买下来。一开始嫌他出言轻薄,故意画些王八给他,然后叶某人居然笑得很开心,又趁他不注意凑在耳边说“颜先生啊你真可爱”。颜青怒了,画了一张八丑图,一张大宣纸上画着王八蛤蟆老鼠等等八种惹人嫌的东西,还题了首七律,藏头正好是纨绔子弟枉读诗书。岂料叶某人笑得更厉害了,此后居然故作亲热喊他“青儿”。

“青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叶俨买了两灯笼挂在马头上,回头问颜青。

“不想什么。”……嗯,在想你啊。

“原来不是在想我吗。”叶俨笑了笑,干脆就在下面拉着马儿走,“青儿你看你多威风,本少爷给你当马夫诶。”

“你这头蠢马我还不想骑呢。”颜青别过脸悄悄地笑。

“好好好是我蠢。”叶俨轻轻拍了拍马头,“走咯。”

晚上在山庄里吃完饭,颜青悄悄拉住叶俨的衣袖:“叶俨,我们……到后院去?”

“咦要做什么……好啊。”

来到后院,颜青又支支吾吾地让叶俨闭上眼睛,直到允许他睁眼。叶俨装作听话地闭眼,然后偷偷地从眼缝看出去。

他看见颜青在摆弄一个个烟花筒,然后笨拙地点燃了引线。等他笨手笨脚地弄好最后一个,第一个烟花的引线就烧到了,发出了“彭”的一声。

“啊、睁、睁眼……”颜青急忙说,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被抱进怀里。

“……叶俨?”

“好看。”叶俨靠在颜青耳边,看着颜青半垂下的眼睛,“很好看。”

“……嗯。”

颜青倚在叶俨怀里,慢慢地说:“是……东堂寄过来的。师娘是唐门,会做烟花。”

“嗯。”叶俨应着,鼓励他说下去。

“师父说……有时间会带上师娘和东堂,来看我们。”

“嗯。”

“东堂还说,”颜青忍不住笑了,“要过来找你算账。”

叶俨笑着抱紧怀里的人儿:“那可怎么办?”

“你得赔点东西。”颜青轻轻拨着叶俨的手指,“我啊,可是很能干的,你就这么把我骗走了……”

“老天爷啊,跟青儿一样稀罕的东西,要我从哪儿找呢。”叶俨说完吻了一下颜青的脸,“那就……我也认了你师父好了。”

“不要脸。”

“我是不要脸,只要青儿就够了。”

“……不知羞耻!”

“我知道青儿喜欢我就行。”

……

(完)

#七夕特别故事……写完把自己弄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甜得要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