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填坑]天涯(七)

#大家好久不见,我回来填坑了= =

#苍丐tag

待到一个短短的秋天过去,花姑娘得回秀坊继续学跳舞,李小将军也早就被父亲一封信叫了回去继续操练。萧风唐梨一合计,觉得此时出去玩度个蜜月什么的甚是合适,然后便仔细计划了行程。

他们打算从离得最近的大城市成都开始旅行。郭东堂知道后一蹦三尺高:“燕师兄咱们能去看烟花了哦!”

燕北阙点点头:“嗯……但是现在也没过节啊,也有烟花?”

郭东堂一脸神秘:“嘿嘿嘿……到了你就知道了。”

驾着马车穿过成都广阔的平原,越来越逼近广都镇,便能逐渐看见灯火和听见越来越热闹的人声。郭东堂侧着耳朵仔细地听,突然笑了出来:“师兄你听啊……那个又像滋滋又像噼里啪啦的声音啊……”

燕北阙也学着郭东堂的样子仔细地听。确实从城镇的方向传来了这种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一个晃神,燕北阙突然被郭东堂整个儿地带了起来,跃出马车往广都镇的方向飞去。郭东堂的右手紧抓着燕北阙的左手臂,爽朗地笑了出来:“师父师娘我们先走一步啦,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夹在风声里,在燕北阙耳边吹过,让他想起了小时候放的风筝下挂着的铃铛。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两人便到达广都镇的广场。燕北阙讶异地看着满地铺开的烟花筒,各色的火花晃花了眼睛。

“……瞧那边,”郭东堂的声音自左后方传来,“那个橙色的烟花叫真橙之心,刚刚我们听到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就是这个玩意儿啦。俺觉得样子还好啦,但是江湖规定每对情缘都要放上一朵才行咧。”

“噫……”燕北阙有点愣愣地给予回应。

“燕师兄你看那边,那个在地上放出一片蓝光的是无间长情,俺觉得那个比较好看咧,也不吵。然后那边那个还有花儿开出来的是海誓山盟,挺多人喜欢这个的,放在水里挺好看的咧。”

无间长情,海誓山盟。

燕北阙看着正在得意解说的郭东堂,心想,这些烟花的名字真好听。

突然郭东堂一手拍在他肩膀上大声地说:“哇塞燕师兄,那、那边那个,是万家灯火啊!最近才有卖的万家灯火啊!好看哭了啊……”

燕北阙顺着郭东堂的视线看过去,只瞧见千百点淡黄的荧光慢悠悠地从地上升起来,忽明忽灭,一直通往天上去。好似人间灯火,化作星辰。

燕北阙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生病的母亲在窗前点亮的一盏灯。

苍云堡连年风雪,天黑得早,这个时候灯便会一盏一盏地逐渐亮了起来,而燕北阙家里的那一盏,总是最早最亮的。母亲无力照顾家里,但是灯总是不会暗的。这大概是燕北阙关于早逝的母亲仅有的一些温暖而清晰的记忆。

燕北阙悄悄看了一眼兴奋过又安静下来的郭东堂。她正在睁大眼睛看着远处的烟花,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好像在数这万家灯火的荧光。

“东堂,想家吗?”燕北阙不知怎的问了出来。

郭东堂回过头来看着燕北阙,慢慢地咧开一个笑脸:“想。想君山了。”

“真好啊。”燕北阙说,“我已经没有家了。”

好几年过去,燕北阙第一次对别人说出口,他已经没有家了。他知道他已经很幸运了,唐梨师父就像母亲或者长姐一样地照顾他。但是燕北阙却清楚地知道他真正的家已经没有了。无论是在记忆里面目模糊的母亲还是沉默却温柔的父亲,都不在了。

郭东堂轻轻地给了燕北阙一个拥抱,把头靠在燕北阙的肩膀上。

“燕师兄,不要难过,我和你一起。”

声音很轻,但却无比的坚定。

黑暗也好,孤独也好,仿佛都可以被驱散尽了。

(待续)

#好久没写我已经不记得人名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