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藏策】浮萍

#藏策tag

郭离在看见威风的天策将士骑着马经过广都镇时总会想起一个有过些许交情的军爷。

郭离向来是对天策抱有好感的,即使人家是城管。在师兄给她讲太原之战的故事之后,她便觉得天策再怎么烦也好,也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杨宁将军的故事更是让从小就不怎么落泪的小丐萝大哭了一场。

因此在太原切磋的时候,郭离对那位手残的军爷是留了一手的。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郭离重新拎起打狗棒,叹了口气:“某身经百战,从未避战!”

可惜留了一手也没什么卵用。

这位百折不挠的军爷大名李承熙,身着戎装,骑着匹精神的麟驹,看着分外英气。

可怎么就那么菜呢。

郭离看着军爷又插起了旗子,有点想甩手不干了。这尼玛比打奶都累啊有完没完。

“……真可怜啊。”突然有个清朗的声音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李承熙转过头来看见骑着里飞沙的藏剑少爷正挽着缰绳立在一旁,脸色黑了几分。

“切磋有胜负,说什么风凉话。”

“分明是小姑娘有胜你有负。”少爷不给面子地反驳。郭离在心里默默地叫了声好。

“……叶如风你来找碴的吗。”

藏剑少爷弯了弯嘴角:“鄙人还不至于这么……欺负人。”

没等李承熙拿起枪往叶如风胳肢窝边戳,叶如风率先下马到郭离面前一拱手。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郭离眼角抽搐了几下,然后认命地回礼:“放马过来!”

明显这个少爷比那边的军爷厉害很多啊!郭离一边小心地躲着鹤归一边想。藏剑闪避太可怕,郭离有种用不上力的感觉。眼看风来吴山刮过来了,郭离堪堪跳出风眼,自是狼狈不堪。

“班门弄斧,贻笑大方。”最后,郭离真诚地认输了。

“小姑娘功夫了得。”叶如风收起重剑,微笑着说,“本来丐帮对上藏剑就是弱势,输了也不算什么事了。更何况是这么一位小姑娘,打成这样当真难得。”

“……救命别叫小姑娘……”郭离抓起腰间的酒坛来了那么一口,“在下郭离,少侠叫我名字便是。”

“那么,再来一场?”郭离有点兴奋地提议。

叶如风瞧了瞧一旁没人搭理正独自生着闷气的蠢军爷,不由得又笑了,故意大声说道:“小郭离还是去虐蠢哈吧,你看他渴望着被操……练呢。”

“你特么才欠艹!!”李承熙提着枪大步走过来,然后把长枪用力往地上一插,“我观阁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愿与一战!”

叶如风“呵呵”一笑。

“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哎,无敌最是寂寞。”

“屡战屡败,江湖上终究会有你的传说。”

“……可恶,再来!”李承熙用手背用力地蹭了一下额头,又爬上了马,“……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反了?”

“咦哪一句?”叶如风从容地笑。

“……最后一句。”李承熙认真地回想,“屡战屡败有个毛线传说啊,你也有口胡的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是蠢哈。

叶如风闭上眼长叹一口气。

讽刺这种级别已经对蠢哈没用了我好苦恼。

郭离在一旁吃着糖葫芦看着藏剑少爷从各个方面完虐蠢军爷,不知为何觉得好像眼前有点亮。

啧就是那种似乎被闪瞎的感觉。

彼时郭离还不知道什么叫打是亲骂是爱以及什么叫秀恩爱。

李军爷经常在太原出没,有的时候是因为公事,有的时候是过来切磋。手残军爷自从摊上一个愿意和他打很久的郭离之后就不肯放手了,每每经过西城广场看见郭离就很是亲切地打招呼:“哟丐萝好呀~”

“军爷好!”无聊地坐在台阶上喝酒吃花生米的郭离兴奋地大喊。

“在干啥呢?”

郭离耸耸肩:“太原切磋的人有点少,打完架好无聊。”

说完郭离就后悔了,因为她看见军爷的眼睛发亮了。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啧。”

打累了,郭离叫了匹赤电出来然后爬上去趴着和军爷聊天。

“军爷不是我说你……你这样上战场只会被人收人头啊……”

李承熙安坐在马上擦拭着银枪:……我也知道啊,所以我在练啊。真的很感谢你陪我练手啊,我也知道我这人挺烦的。”

郭离连忙摆手:“别,我虐你也挺开心的,嘿嘿。”说完吐了一下舌头。

“其实你可以让叶如风少爷教你啊,他打架可厉害着呢。”

李承熙不无郁闷地哼哼:“……才不要他教,他只会开嘲讽。”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还欺负我听不懂。”

军爷我要用什么来拯救你的智商。

郭离扶额。

偶尔郭离也会看见叶如风在太原挖马草,挖的还是绿油油的迎风摇曳的皇竹草。

叶如风看见郭离就笑了一下,温和又英气的样子让郭离自然想到“侠之君子”这样的词语。

郭离好不容易在太原看见切磋高手,便往前一拱手:“来一架?”

叶如风将一筐马草稳妥地放在一边,便大方接受了郭离的邀请。

打完一场之后叶如风问道:“最近……蠢哈有点进步没?”

郭离“咦”了一声:“哎你知道他老找我练手啊。”

“知道啊,”叶如风回应道,“……蠢哈啊,哎,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是要上战场的人了,还不长点心。”

郭离虽觉得叶如风讲得有道理,但也稍微为朋友作出反驳:“军爷还是很努力啦!有进步有进步的,就是慢了点……”

叶如风听罢只是摇摇头:“他呀,就是恃着我还在他身边能护着他。这傻子怎么不想想……战场我可怎么去啊……”

郭离表示听不懂,但是觉得说这话时的叶如风眉眼温柔得非常好看。

“军爷我说你啊,不想打败叶少爷咧?”某天打完架,郭离想起那天叶如风的话,不由得问一下李承熙。

李承熙倒是大方承认:“我打不过他啊,也认了。”说完还嘿嘿地笑,“反正他又不会打我,赢不赢没关系。”

“你是恃着人家能保护你!”郭离不懂叶如风的话,但也依样画葫芦。然后她惊讶地发现李承熙的脸诡异地红了起来。

咦咦咦什么玩意儿。郭离觉得气氛有点古怪,想要换个话题。

“啊哈哈哈话说十来天以前我看见叶如风在太原挖马草。咦这是有钱人家的新趣味吗?”

然后李承熙的脸更红了。只听得他支支吾吾地说:“……叶如风马草是帮我挖的……我,我这不是神农技艺不够嘛,皇竹草什么的根本挖不来啊。然后之前我……曾经被假马草坑过,叶如风就说,就说帮我挖……”

郭离叹了口气,转过头来给自家的赤电喂了把紫花苜蓿。

郭离最后一次在太原看见军爷是在半年以前,军爷和少爷同骑一匹麟驹斗嘴。

“蠢哈你先闭嘴。”

“……你才闭嘴。”李承熙习惯性地反驳然后就乖乖不说话了。

叶如风从后面拨了拨李承熙的须须:“蠢哈我明天要去洛阳帮你们天策军压运粮车。我不在的几天不要乱和人打架,要打架就和小丐萝切磋吧。”

“……知道啦。”李承熙扭了一下头让须须从叶如风手里挣脱。

喂你们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

郭离在一旁啃着叶如风给的糖葫芦腹诽。

叶如风放开了须须,然后一手搂住李承熙的腰:“蠢哈你又胖了,和小麟抢皇竹草吃了吗。”

李承熙愣了一秒之后马上炸毛:“……你丫才吃草!别动手动脚的给我滚下去!”

叶如风却搂得更紧了,下巴搁在了李承熙的肩膀上:“跑起来啊,蠢哈不会骑马带人了?小郭离再见~”

“……再嚷嚷就踢你下去。”李承熙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身子,回过头说了声,“小丐萝再见啦~”

郭离扯了一下云幕遮,然后挥了挥手。

好走不送。

……下次找师兄要个黑的吧,白色的云幕遮不给力啊。郭离揉了揉被闪得酸痛的眼睛想。

最近龙门不太平。

郭离闲得无聊跑了趟商然后就在龙门遇到了一队劫镖的。前面有个万花正太被打得嘤嘤叫,郭离立即翻身下马,一招龙跃于渊从背后打中劫镖的一个明教,然后一掌亢龙把人推得在地上滚。

然而人还是有点多啊。郭离略略扫了一眼,两明教一苍云一个补天,己方只有这个被打得哭起来的花间还有同样是赶过来帮忙的一个云裳。

云裳迅速将花间奶了起来,然而没逃掉被苍云挂减疗和被明教缴械的命运。郭离见状马上冲过去轮了一圈蜀犬吠日然后炸了一个龙啸。

郭离握紧打狗棒,眼睛盯着不远处的补天。

擦好想打奶。

这个时候后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郭离往后头一看,哟救兵来了。

那是天策和藏剑的队伍,银红的戎装玄金的重剑,简直威风炸了。

郭离不禁嘿嘿一笑,然后提着棍子冲向奶妈来了一招棒打狗头。

所有劫镖的犯人都被天策军收押之后,郭离给领头的军爷作了个揖。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分内之事,不必介怀。”

郭离高兴地灌了一口酒,然后爬上马往昆仑走去。临走时再往队伍那边扫了一眼,总觉得里面有个身影,感觉非常熟悉。

郭离思考一个问题三天了。

龙门那个藏剑,为啥子给人一种熟悉感。照理来说,郭离又不认识几个少爷,最熟的不过是之前结识的叶如风。

……切磋对象?

……还是说常年流浪洛阳的疯鸡?

郭离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在广都镇的空地找寻切磋对象。

咦等等我是不是看见那个藏剑了……?

不远处有个藏剑,背着重剑也在找切磋对象。

郭离跑了过去。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郭离看见藏剑脸上有着烧伤的痕迹,看上去有点瘆人。藏剑愣了一下,然后接受了切磋。

九溪弥烟、梦泉、虎跑、鹤归……郭离不慌不忙地应招,那种熟悉感又从心底里冒了出来。

“阁下武学有待磨练。”

由于分心,郭离竟是输了,只得抱拳应道:“方才我喝了杯茶……”

这藏剑居然把重剑插在地上,一拱手:“再来。”

郭离认真看着藏剑的脸,稍稍睁大了眼睛,一声称呼脱口而出:“军爷!”

这、这是李承熙啊!

藏剑脸色一僵,慢慢地将重剑从地上拔了出来,收回背后。

“军爷军爷好久不见啊!你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啦?”郭离得见故人,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李承熙并没有像从前那样,好脾气地回一句“小丐萝好呀”,而是沉默而又不自然地整理衣衫。

郭离觉得奇怪,但是又忍不住问:“……军爷你是怎么啦?脸上没事吧?可有找大夫看过?”想了想又向旁边看了一圈,“叶如风咧,没和你一起?”

“……叫二少。”李承熙低声说。

“啊?”

“……不要叫我军爷了,叫二少。”李承熙露出了笑容,但却让人看得非常难过。郭离懵懂地觉得,这是一种叫“沧桑”的感觉。

“……哦,好。”郭离突然觉得心里有根梗,把人弄得很不舒服,“二少好呀。”

“好,很好。”

李承熙又咧开了一丝笑意,然后转身走向麟驹,牵着缰绳往郊外走去。那个背影让郭离觉得好陌生。

郭离从近日在成都买马储备粮食的天策押运官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说半年前洛阳的运粮队伍被大批狼牙军偷袭,负责押运的天策士兵和提供粮食的藏剑山庄的人死伤过半。

比如说之后在太原的一次战斗中,两小队将士被困在陷阱中遭到火攻。

比如说李承熙辞别将军前往藏剑山庄护卫。

比如说李承熙已经能够把傲血铁牢,以及问水山居的功夫都修习得很不错。

不过半年。

郭离解下腰间的酒坛,将坛中酒一饮而尽。

“他呀,就是恃着我还在他身边能护着他。”

“……不要叫我军爷了,叫二少。”

郭离想,大概她是再也不能看见那个蠢军爷了。


(完)


#我本来是想写策藏的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藏策(策藏策?)……

#原梗来自某件真实日常……(捂脸)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