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杂谈】伊斯兰国、历史与未来

#写在前面

我尚未研读古兰经,对伊斯兰教没有恶意,仅凭借21年人生的少许阅历与形成的思维,很浅很浅地说一些想说的话,逻辑可能稀缺,话语可能不成熟,只是觉得今天如果不写点什么记录感想,日后会稍觉后悔。

Pray for Paris.

读《IS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文的即时感想。


在上个学期的某门课上,老师告诉我说,古兰经的教义详细得可怕。

把很多具体的东西写上教义的结果就是,教义带有浓重的时代色彩,而时代轰隆向前,严格遵守这些教义会带来如何的矛盾与冲突。

《IS》一文中提到伊斯兰国希望将世界带回中世纪,这种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对宗教的信仰能够对精神有多坚强的支撑,在我这种没有信教的人看来是不能理解的,但我试着接受。

但我得诚实地说,尽管我讶异于这种力量,我仍然坚持相信自己,相信人本身的勇气,尽管不能成为“神”,尽管可能懦弱,但是人与人温柔的相触,慢慢慢慢地走向更多人想要的未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

看完文章像是看了一出戏,一出很长很长的戏。远溯十字军东征,然后悄然持续到当今的戏码,血与征服与不能征服。当今看到那么多伊斯兰的暴力,还有多少人记得十字军的血的征途。同学愤慨地写朋友圈“平民流的血,都是祖先和政客欠的债”。冷静地看,事件当然都有它的因,然后有它的果。如果没有当年的十字军东征,没有罗马对穆斯林的残害,是不是就没有这种仇恨。如果没有冷战时大国政治对于极端势力的利用,是不是就不会让恐怖分子发展壮大。一个发展不平衡的世界之间的鸿沟要如何填补。全部都是眼看着宏大又无解的命题,然而人们心存希望,期待理解。

事实上要如何达到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我有和平的信仰,你有战争的信仰,我相信眼泪,你相信鲜血。我们将和平宽容多元化作为普世的价值,而有人热爱征服与蓬勃的野心。站在我的立场我不能够不责怪流血暴力的信仰,然而我需要去理解它吗?需要吗?倾听更多更多的声音?

我说要听更多更多的声音,我想知道和理解更多人的想法,但是我不肯让我的时代倒退。

我不同意把世界变成末日的战场,我宁愿看着人类因为折磨地球而死去。

对不起了,地球母亲。


#

昔日犹太人凭借顽强的信仰犹如坚韧的藤蔓蔓延在整个世界最后得以复国,今日伊斯兰国凭借坚强的信仰意图重返中世纪与走向末日的胜利。宗教故事犹如我看不清的戏。

犹太人信仰上帝,他们是上帝特选的子民,灭国之时,流离之时,圣经跟他们说,日后会有一位救世主来拯救他们。公元元年,在新约故事里,基督作为救世主出现了,然而信仰旧约与犹太教的人们并不承认基督是他们的救世主。

其实我想我是喜爱基督的,他替人们承担了罪孽,然后死去。这是作为“人性”的部分。而且基督带来了新约,带来了这个宗教适应时代的发展。

今天伊斯兰国要成为伊斯兰的哈里发,同样有人不承认,当然也有更多的保守教徒承认它,因为它符合了诸多的条件。那么……与基督的相似性?哦不,我不是想表达这个。我只是突然联想到这么一个事情,宗教故事要影响后续到什么地步呢。难以想象。如果今天伊斯兰国失败了,那么往后还能继承到多强的力量让第二个伊斯兰国以哈里发自居而出现?

伊斯兰古老的教义,需要一个变革的而同样具有威望的“基督”吗?


#

如果我们的未来是铺垫好的,如果我们有历史的路标。

高中时看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仙界传》,对里面具体的设定都忘得七七八八了,然而对于“历史的路标”一事始终不能忘怀。故事里女娲伏羲等等远古神都是外星人,千万年前他们的家园被毁灭,然后他们看见了地球。女娲是外星最有力量的“人”,想要重塑她的家园,于是她创造了一切,然后她想要一模一样的家园与历史,然后她派出了妲己。

妲己,也是妺喜,她是每一代灭国的妖姬。女娲在需要灭国的时候派出她让她完成任务,然后地球的历史就像曾经的外星一样发展,所谓“历史的路标”。而到了商末,妲己悄悄地背叛了女娲,与太公望一起消灭了女娲保护了地球,终于把“历史的路标”毁掉了。

所以封神演义之后就没有了神话,没有了预言,因为历史的路标已经没有了。

看到最后太公望怅然回头那一幕,我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但有的时候我不禁想,那些预言,是真的还是神棍?是有如“历史的路标”一样的东西吗,还是只是模棱两可的文字游戏?

如果真的有史前人类的遗脉,如果真的有力量巨大的族类,如果真的有天之选民,我们这些普通的“蝼蚁”,是不是就像他们手中演绎过去历史戏的小丑。

然而我始终相信人的力量在于超越。

假如真的有预言,真的有路标,就让我们去摧毁它吧。

什么末日审判、末日战争,那些宏伟的宗教史诗,我一点都不想亲眼看到,我只愿看着渺小的人类一点一点地把神话啃食。如果说这是神性的堕落,我更愿意说这是人性的胜利。


#

我胸中有千千万万的话想说,但我说不出来。

Pray for Paris.

我一直向往着欧洲,那个历史上罪孽深重,现代经过战争脱胎换骨的地方,抛弃国界的合作与帮助,崇尚自由与民主的地方。Pray for you. 假如你们需要我微不足道的声援。

其实我并不知道什么叫高尚,我不肯简单地说谁对谁错,也不肯说仇恨与复仇,不肯比较圣母和坚定的打击。说我没逻辑也好感性也好(理性不会脱离感性的),我只支持我觉得美好的东西。

以上学期看到的一段话,以及让我受益良多的老师的话作为结尾。

“在一个意识形态越来越多样化的世界上,在一个我们因交往而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世界上,解决日益加剧的冲突的唯一办法,只能是在承认多样性的同时促进交流,同时在必要的情况下通过多边行动对灾难性事件加以预防。”

“ 第一,恐怖主义分子,绝不能得到丝毫怜悯姑息。这个世界上受侮辱和委屈的人不少,但这不构成他们可以戕害他者的理由。第二,文化保守主义分子,绝不能得到过多拥护和支持。这个世界上生物的确各有各的活法,但无论文化还是生态,长期处于隔绝状态的,都会很快灭亡。 ”



(完)


#为个人的言论负责,抱歉不是什么说理严密的言论。

#……呃我应该去看看古兰经的

#浅见,愿抛砖引玉。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