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琐碎】几点感想

这几天看到一些东西,偶尔有一些感想,记下来而已。


*

除了显眼的、看得见的、光鲜亮丽的高架子,到处还有不起眼的木屑填在里面,我的意思是这个社会有好多不起眼的人,他们个人可能不算什么,但是这个群体却是最不能缺少的,很多很多基层的群体都是这样子的。

*

我无法想象如果我自己活在乱世,当然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活法,像我这样能活成一只猪的,我应该感谢一下上天。

*

匠人与艺术家。

因为连认真琢磨、一辈子干好一件事情的匠人也很难得了,所以匠人也被称为了“艺术家”。有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或许很狂妄。匠人也是很厉害的,但是“艺术家”在我的词典里似乎是更有灵气更为大气的词语。比如不是只要字写得好看的都是书法家,很多不过是书法匠而已。当然我连书法匠也不是……就不说什么了(

想起孔子说君子不器,我觉得艺术家,他起码不是一件“器物”,他的存在意义和价值不只在于他呈现出了什么用处,比如说他能画好画、能演好戏、能写好字,他应该有更深刻、更无可代替的内涵,比如说他给你带来了怎样“醍醐灌顶”的引导。他的字他的画他的戏里面应当有灵魂,应当能让人看到除了形态上的“好看”以外更让人享受的内容。

说得比较含糊,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个界线在哪里。而且有的时候我又搞不清“美”本身到底是什么东西,仅仅是形态上的好看不可以吗?还是说如果仅仅是形态上的好看达不到“美”得摄人心魂的地步?

*

道德和其他相撞。

比如说这个人的歌唱得好,人品超烂;文章作得好,人品超烂;画画得好,是个杀人犯……如果说可以把道德暂时和这些判断分离,然而有的时候不免觉得难受,比如说听着歌脑海里不小心浮现他做过的恶心事……这似乎和个人对于“道德”的在意或者分离程度有关。我不晓得我算分离得好还是不好。人人都说小曲儿歌唱得好,烂事儿多,我也看过点八卦,觉得烂事儿确实多。我不喜欢小曲儿,我难以分辨这是不是因为他的人品问题,然而我总觉得不是,因为我第一次听他的歌,恩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我就没感觉,准确来说我觉得他唱歌唱不进我的心里(我就想说他唱歌没感情我还是委婉了= =)。高音唱得漂亮也没卵用。

*

对于某些人某些事不一定是先入为主,但是形成了一定的评价之后就开始有无脑护的趋势……然后就有一种“xxx这么好为什么人气比不上xxx”,这样一边不平一边鄙视对家审美的感受……

虽然有时候尝试说服自己这个可能只是审美取向不同没有高下之分,但自己依然觉得自己喜欢的比较高逼格(

*

我再也不相信数据了。

自己跑完数据写完论文之后是这么想的……那我干嘛要那么认真跑数据?

经济学,果然还是一门伪科学= =

*

我觉得有关心理学的研究是要有天分的。

我觉得做特务是要有天分的。

然后我妈在旁边说不是啊有训练的,我想想觉得有点对,但我还是觉得这工作还是得有天分。

正如我觉得演戏也是要有天分的,有些演员据说是劳模,然而没卵用,有时候比不上有灵气的年轻演员。不过努力工作都是值得敬佩的。

这么想着,但还是觉得演员天分最重要(

顶尖的都是天分加努力嘛(把励志部分绕回来= =)

*

上帝朝这个世界扔出骰子。



尔耘

2016年1月29日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