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读后感】重看安意如的《思无邪》


#这是不是篇正经的读后感我不晓得我就随便写

我觉得我几年前曾经从心底里推崇过安意如这事情真的是黑历史。
今天电脑坏了我随便抄起一本书看看,然后重看起了《思无邪》,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
首先说几个前提,第一我没怎么看过诗经我自认我看不懂诗经并且对诗经没有多研究,第二我就是纯粹说一下对文字以及文章内容的观感,第三我写东西真未必够得上安意如然而这年头也不是说不会制冷就不能评价冰箱对吧。

我随手翻开的第一篇是读《鄘风·君子偕老》的,里面有一句“命是掌心的纹,皮肤上的痣,无形无相让人无言以对的神秘。”其实我现在单摘它出来我倒觉得还好了,问题大概是她前面也是一通反问句式抒情后面也一堆抒情吧……看得我,好尴尬。然后我不由自主不合时宜地想起皮肤与基因的问题……我大概能懂这是想说啥,但是讲真,朱砂痣,掌心纹这种梗,单用就已经荡漾得要死,前后还要加一通肉麻兮兮的对情与命的质问,真的让我倍感尴尬……
“情”字泛滥,非但不感人,还觉得做作以及……凑字数。
再之后又翻了几篇,觉得这位安某人YY能力可以啊,想象得一大通女孩子的美好感情故事。还略无奈地点一句“史家之言,从来与真爱无关”。
把史家和真爱放一块讲就让我很想翻白眼啊!
我还记得我自己有过一番感想,说道冷静克制的笔墨底下或许有着热烈的岩浆,记得自己曾经被几篇鲜有煽情字句的文章感动得眼眶湿润。比如一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要比多少句“我爱过的某某,你现在在哪里,我们不是约好的么,姻缘路上我走错了多少步”之类的有力量。我不是说直抒胸臆不可以,我觉得直白的表达也很可爱……该怎么说,我特么就是觉得她矫情(
再说据说她抄袭,诸如李白像携带了个自动提款机的妙语也不是她个人的灵机一动,这篇篇诗句分析也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的心血,反正事到如今假若我再看这书,不过是抄抄诗,看看有什么传言,摄取信息罢了,其余的滥情我当它隐形。=_=
原本还以为自己能写多一点吐槽,然而到现在已经不想写了……想起当年读余秋雨的文章,读第一第二篇是觉得很有才气,拾起一篇文化苦旅,从头看到一半大抵失去了兴趣,后来再看也不过是摄取信息了,对于文笔,对于风骨,也没有丝毫评价的兴趣了。原来大概认为余秋雨的文笔清丽抑或清俊,偶尔有历史的积淀感,现在想想同样被大言不惭的我说是清俊的柳宗元,啊还是柳宗元比较可爱。
说来余秋雨那篇写敦煌壁画和一个王姓僧人(忘了,大概是?)的故事,什么想要拦在商队前的那段呐喊,我也是看得,尴尬极了。
大概是,酸腐文人的气息吧。


大言不惭的尔耘
2016年2月14日

#又装逼了诶嘿嘿嘿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