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杂见]思而不学则殆

#突然的感慨而已,或许盘桓已久,仍是冲动的产物。


《论美国的民主》的绪论中有一段话。

“就算民主社会无法做到贵族社会那样金碧辉煌,但也不会有太多的苦难。在民主社会里,享乐不会表现过分,福利却会大大普及;科学不会十分突出,无知却会大大减少;情感不会过度偏执,行为会变得越加稳健;不良行为虽然偶尔还会发生,犯罪行为却会愈加稀少。”

听起来不错是吗。

却突然有些遗憾。

我觉得我偶尔有一些不怎么“健康”的念头,比如说喜欢看奢华得让人惊奇的场面,不排斥一些残酷的美,等等。

不记得是谁说过爱与死同在,朦胧中似乎记得王尔德在面对美学与道德的时候选择美学。从小到大被灌输“真善美,假恶丑”的概念,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真善美,似乎并不是那么融洽的组合。

比起有人穷困潦倒有人纸醉金迷的世界,当然福利普遍的世界要更好(按照好几种社会福利观都是这样的吧),当然咯共同富裕最好(笑)。其实从内心里不舍得“贵族社会的金碧辉煌”,即使这种金碧辉煌对于我这种小市民只是一种妄想。

真,善,美,三者的矛盾或许不必黑与白少。真实不一定善良,善良不一定很美好。我不知道我这样分割词组是不是一种歪解,但是在我眼中三者并列也不是什么有逻辑的事情,大约只是三样人们追求的东西?

有人愿意为真实奉献一切,有人抛弃真实选择善意的谎言,有人为了他心中的美放弃善与道德。后面那种大约就是有点可怕的人。

然而虚长这么多年岁虚读几许书本,我所看到的仿佛是后面那种的许多都才华横溢。德才兼备也是个顶高的评价。那么举些个例子?我总是觉得道家比起儒家要更有才华一些,儒家当然更注重善,我也不能说道家为了美抛弃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起这么个不恰当的比喻,感觉一下就好。

再比如爱伦坡和柯南道尔,我始终认为坡比道尔有才华,坡在字里行间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才华天赋让人自卑不如的感受,道尔爵士满腔热诚而不会让我觉得才高八斗。或许善有一种光辉的同时它也有着枷锁。

我无法说清楚美对于我是一种什么概念,大概就是心醉吧。

当然我没有那么的有才华,我也不过是个在善的枷锁里的凡人。

真实我并没有谈论多少,姑且用道尔爵士的墓志铭结束这满篇的胡言乱语。

“真实如钢,耿直如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