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有事也水】杂感二三

#拖延症晚期的我,面临着论文ddl……我还是想水= =

1

关于cp杂食和洁癖问题。

才知道原来tag是那么麻烦的东西我以后不会乱打了(虽然以前我好像也没怎么乱打吧)。

对家的心情其实有点难以理解,这里的“对家”不是指逆cp的对家,而是“杂食”与“洁癖”,如果说逆cp的争吵是恶人与浩气的对抗,杂食与洁癖的隔阂大概是PVP和PVE的距离……(完了我彻底完了基三梗随便乱用真的好吗)

但是最近我在《依山观澜》里似乎感受到了“洁癖”者的痛苦(简单说来就是我本来正在单曲循环这首歌,虽然并不是特别特别好听,但是在这个时期算是戳到我不厌烦的点。然而在B站看了这歌的pv之后,看到有人在刷李承恩x叶英之后,慢慢地不由自主地对这首歌的后半歌词感到非常的……心塞,以至于我突然对这首歌厌烦了然后我再也没点开听过。(顺便提一句,不知为何我对剑三官配的说法感到烦厌,在贴吧看到诸如“老婆府”、“媳妇山庄”、“老婆谷”、“媳妇宫”,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不辩不撕。)

理智上我懂得这种厌恶没有什么道理,但是如同上上个月与同学一道尝试榴莲pizza,我理智上对榴莲不觉得厌恶,但是生理上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奇妙的抗拒……

这不能怪我是不是(

所以我仿佛能够理解cp洁癖者的某些激烈的情绪了。

实际上就仍然还是不同意见者之间的互相尊重的问题。尊重不是口头说说这么简单,至少不“好为人师”,不去侵入对方的私人领域。年轻的时候坚持尊重在理解之后,认为对待什么观点啊事物啊,首先要去理解,之后才有其他的认识、评论以及对待方式。现在明白,其实首先,学会尊重,是一种素质。

2

关于鬼压床。

没错,周三午睡的时候,我,好像,经历了一次,鬼压床。

(冷漠.jpg)

叙述一下,大概就是我觉得我中午也没有怎么睡着,应该是睡着了十分钟左右吧,好像醒了,首先像是做噩梦一样的,感觉有个有点胖的小孩子(应该是个小女孩),在我旁边说道,“姐姐不要起来啊”,然后我慢慢清醒了,想起我这是架子床,床头旁边怎么可能有人。睡之前我有薄被的一角盖住眼睛挡光线,此时我想揭开它。对于我来说驱散恐惧的方式就是暂时按捺住恐惧然后看清它……但是我发现我动不了,我似乎感觉到那个孩子有点胖乎乎的手紧紧地把我的双手按在腹部,我动弹不得。然后我又听到她说“姐姐不要起来啊”之类的话,我尝试用后腰顶撞床板弹起来,无果。我尝试转动眼睛试图把薄被子从眼上抖下来,无果。尝试开口说话或者呼救,发不出声音。

然后我的思绪仿佛飘了一会儿……想起自己以前写日记,给日记本起名字,还写了好一些对话。于是我似乎在安慰自己这个孩子说不定就是我起名的那个孩子而已,同时也在害怕地腹诽,我的天啊我以前明明说过让你不要出来吓我的。然后过了一会儿我的肌肉放松了下来,我发出了模糊的震动喉咙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我解脱了。

翻身找到手机,连接网络,百度“鬼压床”。

完了打开QQ,跟有过这样经历的基友说“我的天哪我刚刚仿佛经历了一次鬼压床”……

(我踏马真冷血)

其实并不是不害怕,对于未知的东西我经常感到害怕,但是我经常有一种迟钝的勇敢……对于真正害怕地事情我好像是会害怕得发不出声音。而对于“鬼压床”我觉得科学是能够解释的(反正目前我接受科学给我的解释),因此我仿佛没这么怕。

孩子的声音可能只是幻觉,但我能肯定地说,动弹不得的经历,是真实的,我非常的清醒。

……也算人生体验?(告诉我妈妈的话可能她会觉得可怕吧,笑)

3

人蠢应该多读书。

说的大概是我吧= =

只要是读了一点书,仿佛就可以有新的认识新的见解新的输出,而我如今似乎进入一个“难以输出”的时刻,所以我应该要去读书了……

虽然每次我都这么说(

昨天看了知乎上的一个回答,说的是商周的事情。不了解那个时候的历史,因此目前是在尽信那篇文章。文章说道,商代大规模地使用人牲,姬周,是商时代人牲的重要来源。相当残忍而富有部落意味的解释,却有着令人信服的逻辑。说道《周礼》,是周公为了摆脱他以及他以前的时代的噩梦的矫正,周公有着近乎病态的对“礼”的依赖。商纣王这个千夫所指的暴君,其实他是商这一整个时代的恶的缩影,他的罪的普遍的,甚至文王、大父,也有着血腥的权宜。

在这种眼光的基础上,我重新想起《诗经》,那些拙稚之语,似乎没有了最初我所感知的天真烂漫。

历史是任人装扮的姑娘。

如果说成王败寇,胜者为王为正义,如果说历史充斥着这样的谎言,那么或许,从周公开始的,一整套王道与礼的话语权系统,可能是这个历史上最大的谎言。

商纣之后,再无神话。

(这简直是令人惊心动魄的思考)

4

看一篇神奇的原耽,说道世界上的神话中的神,被捏造成神这个模样;说道这个神话系统里的这个神,与那个神话系统里的那个神是同一个;说道神话可能不是历史,而是先知的预言。

神话其实埋藏着通向过去的世界的钥匙,但是这把钥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因为人们的传说会有谬误。其实这可能并非“谬误”,每个时代的“误传”、“删改”同时又埋藏着这个时代的秘密——他们所信奉的价值观,他们想要掩盖的事实。

太有意思了,多少人终其一生在寻找这把钥匙。有好多人摸到了这把钥匙的轮廓,或许只是其中的一个锯齿。知识传授开来,于是我们知道,关于创世灭世的故事,各个神话系统里都少不了洪水故事,或许是因为人类在远古时遭受的对洪水恐惧。许多神话里都存在着牺牲与祭礼,这些大概就是远古时代真实发生的事情。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知识与推论,或许有一天会被推翻,但是在朝着接近真相的方向前进。

(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