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笔记】美丽新世界(一)

如果按照费老的观点来看,这并不是一篇标准的读书笔记(笑)。也并没有读完书,所以姑且是个“读中感想”。末尾还是忍不住放飞自我以及给予自己一些慰藉了。



*


从开头翻到第43页,说我功利也罢,兴之所至也罢,先记下一些感慨。


像机器工厂一样生产着不同型号不同品质的人类,用可怕的条件反射刻下不能磨灭的心理暗示,用最鄙夷的目光与口吻说起“历史”与“历史上的人类”,用令人绝望的描述形容父亲母亲和家。


替人类分好了级别,设定好了命运,然后用各种化学物质物理刺激去“训练”他们,让他们无法离开他们的“命运”。


用刷子抹去艺术与历史的痕迹,抹去宗教、音乐、哲学、激情……全知是一种无奈的罪过,阅读古书是一种禁忌。


完全的物化以及反智的社会,以“社会,本分,稳定”作为口号与原则的世界,充满着一种压抑与令人哭泣的不自由。


我想起多年以来,从古至今,对于“物化”的抗拒与思考从未结束。两千年前的古代中国哲人们,庄子说“无用之用”,孔子说“君子不器”。超越“用途”所在的人性是那么柔软和闪光。


赫胥黎无疑在用想象挑战着我们的接受度,替几乎所有现在放在“真善美”一头的东西冠上“落后、低俗、肮脏”的名号。Attractive!我身子冷得颤抖。


翻到第47页。


黄金时代,乌托邦,理想国,一切当真如同梦幻一般美好吗?赤裸的孩子们在阳光下奔跑嬉戏,画面以外阴影是否藏在了哪个地方,或者甚至于不必躲藏,因为不以为阴暗。我们说绿色是绿色,为什么它不是蓝色。仅仅一个色觉上的问题尚且让人困惑,观念上的对错正误更不必说。在哪一个话语权系统底下便遵循着某些规矩和道理,所谓成王败寇,偶尔也体现了这一点。


没有谁能肯定,未来一定是更加美好的,没有谁规定过,历史一定是向前发展。曲折前进也好,螺旋上升也好,都是一些美好的设想。但是万一不是呢,万一不是呢。


神话里说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是在倒退的,美好的世界不再,终会有一个末日。如果是在向末日进行着的话,哪一个时间段是最为美好的呢。是离末日最远的开始,还是在逐渐繁盛还未盛极而衰的那个巅峰,还是末日前的狂欢。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世事的变迁,关于“美好”的看法也代代不同。所以我们为什么有资格去批评过去而赞美现在,有什么资格去否定式微的思想而认定流行的哲理?


我想我正处于一个还尚未建立起自己的一套三观系统的时期吧,三十而立,我还没有真正地“立”起来。这当然不是说建立起三观便无法被撼动,但至少在我的想象当中,我应当要更能独立判断一些事情才是。


暂且放宽心思,去看各种不同的东西。大学蹉跎三年半,总觉得自己学到的太少太少,心生悔恨。偶尔回顾却又觉得与高中时代相比又差得很多。高考前寒窗苦读十二年(并没有……),觉得自己十分努力过得十分充实,然而当做题的熟练度已经消失,多年不用的知识早已记不起来,这些曾经以为的“成果”,又有多少意义?


说起来只有塑造起来的“自己”的存在最为真实。所以欣喜也好悔恨也好高兴也好悲伤也好焦虑也好旷达也好……先去多“学习”点东西吧,终究是一件,觉得有趣味的事情啊。



尔耘

2016年11月28日晚十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