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笔记】美丽新世界(二)

大学看书太少,正在进行肤浅人生的补救……看完一本之前就想看的书感觉实在太好了……



*


让孩子们全部都保持着青春的肉体和青春的肤浅,沉迷刺激与麻醉,满足各种欢愉而不能够有热烈的情感冲动……令人“着迷”的稳定。


87页。


“是的,每一个人都很幸福。”


有句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从获得概念思考能力的那一瞬间开始,人们坠入思索的纠结与痛苦当中。但是——我自负优越地认为,能这样痛苦真是太好了……就像列宁娜说“我很高兴我不是个艾普西龙人”一样。


一句话说了六万多遍,是不是就真的可以变成真理呢?


终于把书看完了。


总统心思澄澈地讲述着这个世界的道理:为了安定可以牺牲科学、宗教、真与美……因为当初世界为了这些东西牺牲掉了无数人的生命,几乎走到了尽头。


也或许是人的惰性在起着作用。比起痛苦,还是选择安逸吧;比起激情,还是选择舒适吧;比起思考,还是选择麻醉吧。都不过是一克唆麻能解决的事情。


比起理想,还是选择更现实的生活吧。


你要教那些德尔塔、艾普西龙们如何明白圣经与莎士比亚,叫他们不要做奴隶,叫他们去争取自由?你要教这些幸福的猪猡们怎么去做人?一个独立的人最后成为了被猪猡们围观的猴子,为了清洁灵魂的痛苦全都成了笑话,孤独的约翰最后只能死去。


一个全靠吸毒调整的世界。


更可怕的是,这些有可能成为现实。不只一个伟大的人有过这样的倡导,绝圣弃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发展到极端的话,不是会造成这样的社会吗?我从未像现在这般害怕“物化”的含义。


从前有一天我在马路边散步,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与神色匆匆的行人,然后不只一次想起一个笑话:外星人向上级做着地球考察报告,说道地球的主人们(车)每天都在来来往往,里面住着叫做“人”的寄生虫。《美丽新世界》里面多生子们在野蛮人约翰眼里正是像蛆虫一样,同样的面貌,浑噩的表情,机械的动作。


又有的时候我恍惚觉得人还是一种动物,然后他们穿上了体面的衣服——衣冠禽兽是也,每当这个时候人们在我眼中就呈现出一种奇幻的印象——所谓“文明”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与野蛮对立的东西,是与天性搏斗的东西……那为什么我在看到量产胚胎告别胎生的时候会觉得毛骨悚然。“你喜欢文明吗?”——那个样子我肯定是拒绝的。


如果用社会分类的说法来看,毫无疑问那是一个推崇有机论的世界——人们属于彼此,一切为了社会的稳定,每个人都是有用的,尽管是艾普西龙们,如果有出现影响社会稳定的因子那是要处理的,哪怕只是几句话……看起来多么脆弱,但是只要有产生种姓与多生子的那个机制,只要有睡眠教育,只要有唆麻……又怎么可能唤醒他们。于是我宁愿——毁灭这一切吧。


因为这样的生活除了稳定之外有什么意义呢?


那么生活拥有痛苦激情思考自由又有什么意义呢?


至少我愿意觉得它有。


一个文明的发展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世界变化得太快了,无法想象许多年以后到底会成为什么样子。千年以后说不定这个美妙的新世界就到来了。


哦上帝保佑。


最后用前言的几句话结束这篇充满碎片感想的东西吧。


“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个念头:人类在被给予的自由意志不过是让他们在混沌和疯狂之间进行选择。”


“看来乌托邦要比我们过去所想象的更容易实现。事实上我们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个更痛苦的问题:怎样去避免它终于实现?……乌托邦是会实现的,生活正向乌托邦前进。一个新的世纪也许可能开始,那时知识分子和有教养的阶层会梦想着以种种方式逃避乌托邦,返回非乌托邦的社会——那儿并不那么‘完美’,却更自由。”





尔耘

2016年11月29日晚九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