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耘

闲话甚多,关注慎点/保持距离,勇敢坚毅
Steel True Blade Straight/Warm Heart Cool Mind
三年之约

「开坑」天涯(二)

#BG

#主苍丐,其他cp乱炖


郭东堂在唐门待了三天就开始和李奕云称兄道弟,“师兄”“师妹”叫得比同门还亲,原因无他,都是喜欢打架的。

骑上踏云,小军爷的功夫当真强了不少,然而丐帮真的是克天策的,郭东堂每每一个龙跃于渊冲过去紧接一巴掌亢龙把李奕云推得满地滚。李奕云是个不怕被打的,遇到强敌了越战越勇,越来越喜欢和郭东堂一起玩,然而他家踏云平日里却是死活不肯靠近丐萝十尺以内。

花芊芊就是那个负责在旁边扇扇子的,一边扇一边说风凉话:“爷你用点心打行不,人家东堂一局没输过,当真是怕人家打狗棒法啊东都狼。”

“不跟你一般见识。”李奕云大手一挥,“还来不?”

郭东堂看着直打哆嗦的踏云有点不想打了:“你家踏云要恨死我了。”

“……咦小爷的马哪能这么没出息!”

……比你出息。郭东堂忍不住暗暗腹诽。

“不打了,明天吧。”

“和小燕打一架呗。”

“咦……”郭东堂伸了伸懒腰,“苍云哥哥连人影都没有打个啥……”


燕北阙不是很喜欢切磋但是很喜欢杀怪打木桩,原因是打人他怕别人翻脸。燕北阙是唐梨师父在苍云堡外头捡来的,那年燕北阙九岁。

燕北阙的父亲是个普通的苍云士兵,出去打仗没回来了,母亲早病死了,燕北阙不知怎的厌倦了冰天雪地的苍云堡,想离开,最后冻晕在雪地里,幸亏没死被捡回来。唐梨说呀孩子你以后当我徒弟吧,孩子你叫啥名儿。

燕北阙说我没名字,爹爹叫我缺儿。

……缺儿?

嗯就是二缺的缺。小男孩认真地解释着,认真得唐梨硬是没敢笑出来。

然后唐梨给男孩子起了名字叫北阙,没能免俗地给他安了个燕姓。

燕北阙是个乖孩子,没添过乱,反而每天出去打点野物。武功也是一招一式地练,不急不躁。最难得的是他身上没有一般苍云士兵的戾气,安安静静,进退有度,礼貌得让唐梨有点心疼。

燕北阙唯一像个孩子的时候是见到陌生人的时候,怕羞,喜欢躲在别人后面。第一次和李奕云见面的时候燕北阙就躲在唐梨后面,结果一下子被李奕云拉了出来拖上了马背,策马同骑了一早上。第一次去七秀坊见花芊芊,躲在李奕云后面,然而没心肺的小天策拿起酒壶子就把小师弟给忘了,让燕北阙给七秀姑娘们调戏了一下午。

然后第一次见到郭东堂……就躲在花芊芊背后。这已经是第四天了,他仍然没敢再和郭东堂说话。

奕云师兄和郭东堂打了三天,他很是羡慕。芊芊师姐和郭东堂也互送过礼物了,他就只会捏着个装满漂亮石头的小锦囊站得老远老远,然后望着那边三人打打闹闹。


“燕北阙。”

一天燕北阙打完兔子回来郭东堂突然出现在身后,声音朗朗地念着他的名字。

……啧好像脸有点热。

“……啊,啊?”

“你讨厌我?”郭东堂走到燕北阙面前,直接地说。

“……不,不啊!”怎么可能讨厌……

“咦……”郭东堂突然间笑起来,“不讨厌就好不讨厌就好,我啊还以为你在躲我呢。心想咦没来几天就得罪师娘的徒弟,坏了师父的事我还不得死哦……”

“……诶?师爹……很凶?”

“凶?咦怎么会……”郭东堂开始数落萧风,“师父最大的特点是没用啊,难得师娘看得上他,要是坏事了我还得跑江湖帮师父找妹子很累的……”

“道长……桃花运很旺吧……”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没有一个真成的,帅是帅,除了帅就没了,妹子只把他当白月光捧着,却不想摘。想想也是有点可怜……”

“……”燕北阙有点不太习惯,郭东堂这是主动和他套近乎?

诶似乎是个话痨。

不过话痨的郭东堂也好可爱啊。

燕北阙悄悄瞟了郭东堂一眼。

郭东堂正在努力地思索要讲点啥这个苍云哥哥才会和她切磋呢。


评论(6)

热度(8)